2o18年三肖中特
徐焰:歷史深處,藏著中國援外的邏輯密碼
來源:環球時報 2019/04/18 10:15:04 作者:徐焰
字號:AA+

導讀: 如今的中國,正面對打造“人類命運共同體”的局面,推己及人,就可看出恰當援外最終既利人又能益己,有遠見者又何樂而不為呢?

經歷“換了人間”的解放和改革開放的中國,正迎來從“站起來”“強起來”到“富起來”的崛起,如今在國際交往中也量力而行地適當增加了援外。但近年來國內一直有援外“打水漂”的擔憂,還有人抱怨國內還有貧困人口時為何向外“撒錢”。其實如果拓寬視野,通過憶往昔崢嶸歲月,回顧自身所走之路,人們就能看到中國的崛起需要受援,同時也應援外,二者相輔相成才鋪就發展之路。

自從西方堅船利炮打開古老中華和其他封閉國家的大門,整個世界的政治經濟就連成一體,相互交流和幫助才促成人類的共同進步。近代中國在革命斗爭進程中,曾一直爭取外來援助。孫中山從1905年在東京創建同盟會開始,直到1924年正式聯俄實行國民革命,就相繼向日本、歐美和蘇聯爭取過財政支援。中國共產黨自1921年建黨起,也長期接受共產國際的援款,如在上海召開一大的會務費包括13名代表每人150塊銀元的旅費,都是國際代表馬林所付,當時中國窮知識分子也掏不出這筆錢。此后十幾年間中共中央隱蔽在上海進行活動的經費,有很多是由莫斯科轉賬,只是毛澤東等領導人到農村根據地后才必須靠自己奮斗來籌款。

當年中國人接受外援,伴隨著受到外來干涉的不愉快經歷。如共產國際代表能向中共黨內發出錯誤指導并指手畫腳,就是自恃“財神爺”的身份。毛澤東后來一直強調自力更生,在1941年蘇聯因衛國戰爭爆發而中斷援助后實現了“自己動手、豐衣足食”,才能不受斯大林的限制取得革命勝利。反之,蔣介石總是依賴外援,如全面抗戰八年間國民政府的軍費有一半是靠蘇聯、英國、美國援助和海外捐款解決,結果在抗戰前夕美蘇達成嚴重損害中國領土權益的《雅爾塔協定》,蔣介石雖惱怒不已卻只能咽下苦果。此后國民黨發動內戰和逃臺之后,都要依靠美援,但山姆大叔從來不是“洋雷鋒”,向其求援必須付出將自己綁到美國戰車上的代價。

新中國成立后根據自己的切身體會,在爭取外援時從來強調獨立自主,對外援助時也堅持不干涉他國內政。事實證明,若抱著給他國錢就要讓其服從自己的觀念,最終只能既傷人又損己。

新中國剛成立,在接受蘇援的同時又開始對外援助,抗美援朝戰爭就直接花費了62億元人民幣(新幣),并欠下30億元對蘇武器欠款(這些在1960年之前就已還清,此后歸還的是經貿欠款)。這一款額在戰時三年的國家財政支出中雖只占13%,對經濟極其困難的中國而言仍是不小的開銷。不過這次援外的結果,確如毛澤東在出兵前預料的那樣——“參戰利益極大”,中國得到蘇聯援華著名的“一百五十六項”重點項目而奠定了工業化基礎,自身國際地位也有了極大提高。

后來中國對外援助曾有超出國力之處,對有些受援國曾出現錯判,但總體上對改善自身處境很有益處。試想,若不在朝鮮、越南擊敗美軍,若沒以自力更生和爭取蘇援相結合搞出“兩彈一星”,尼克松豈肯在無外交關系的情況下到北京來?西方國家又怎會同中國平等相處?后來中國實行改革開放,恰恰也爭取到西方的貸款和技術,日本也對華提供了價值超過200億美元的長期貸款和少量無償援助。從長遠看,適時適當的援外對自身發展也有利,對中國的援外一味抱怨的言論實屬不明天下大勢的膚淺之見。

如今,隨著全球化的趨勢,一國遇災禍而各國施以救援已成共識。在世界上自認為是負責任的國家幾乎都有援外支出,想維護全球超強地位的美國就向100多個國家提供援助,每年總額都有幾百億美元。這筆錢在其高達19萬億美元的GDP總量中微不足道,商人出身的特朗普上臺后卻還嫌多而主張縮減1/3。日本的經濟總量現已不到中國的四成,每年援外都在5000億日元(折合50億美元)左右,目的就是擴大影響以提高國際地位。目前中國已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,GDP總量相當于美國的2/3左右,適當援外也是作為負責任大國應有之義。

現在國內有些人并不注意也不了解中國援外的總體數額,所發議論經常帶有夸張性和情緒化。筆者曾仔細讀過2014年國務院新聞辦發布的《中國的對外援助(2014)白皮書》,里面列舉的數據表明,當時中國年度的對外援助金額還在300億元人民幣(按匯率折算為46億美元)之內,其中包括日后需要歸還的無息貸款和優惠貸款,無償部分不過40%。近年來隨著“一帶一路”建設推進,中國援外金額雖有所增加卻仍有限,出口信貸額也遠遠大于援助額。這些信貸以市場利率為基礎,是實現雙贏而非單方贈予。

天總有不測風云,一些受援國和對華經濟合作國可能出現政局變化或其他情況,進而影響中國的援外和雙邊經貿,但這在總體上概率不高。過去獲得大量美援的本·拉登集團和伊朗等國,在國際形勢變化后與美國反目成仇,這些都可以說是美國對外援助的失敗案例,但美國并沒因此改變援外政策。中國的援外方針又與美國不同,并非想控制他國而是強調平等互利、共同發展,現在又吸取過去的一些教訓不搞恩賜主義而堅持量力而行,應該能取得更好的效果。

國與國之間的援助應該是相互的。筆者還記得16年前作為軍事代表團成員赴巴基斯坦時,只要穿著中國軍裝在公開場合出現,往往都會受到當地民眾由衷的歡呼。他們非常感謝中國在危急時給予的援助,同樣我們也知道在西方對華技術封鎖時,是巴方轉手售來先進飛機和其他一些裝備。我到莫斯科同俄羅斯軍事科學院的蘇軍老將領們相會時,大家談起中蘇友好互助的歲月都表露出懷念之情,不禁一同高唱《莫斯科—北京》那首老歌。如今的中國,正面對打造“人類命運共同體”的局面,推己及人,就可看出恰當援外最終既利人又能益己,有遠見者又何樂而不為呢?

(作者是國防大學教授,專業技術少將)

原標題:徐焰:歷史深處,藏著中國援外的邏輯密碼

責編:陳倩柔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)
分享
2o18年三肖中特 福利彩票电子投注单怎么支付 时时彩龙虎和口诀46 pk10技巧 28彩票下载 pk10刷流水套利论坛 北京pk赛车官方网站 谁有恒大彩票的网站 世界杯足球直播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综合期 欢乐斗地主